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常识 >> 正文 >

汪舒扬解密:老太监揭秘给太后洗澡全过程?汪舒扬

汪舒扬解密:老太监揭秘给太后洗澡全过程?!太后是非常尊贵的地位,就连洗个澡都是好几个人服侍,并且洗澡的过程也特别的繁琐,那今天小编就跟大家讲讲老太监揭秘给太后洗澡全过程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四名宫女必须一齐动手,把香皂涂在毛巾上面,帮太后擦身子(毛巾在一次擦完后随即扔掉)。然后,重新把一沓新毛巾浸泡在水里。毛巾浸透捞出后拧得不很干,用这种湿软的毛巾,轻轻替太后擦去身上的肥皂,必须一遍又一遍直到擦得干干净净,身上没有一点肥皂沫为止。

最后就是给太后涂香水,夏天多用耐冬花露水,秋冬则用玫瑰花露水,用量很大,用法也特别,使用时是将洁白的纯丝绵撕成约巴掌大的块,撒上香水,轻轻用绵片拍打身上,把香水拍均匀。擦完香水后,四名宫女再用干毛巾把太后上身的各个部位轻拂一遍,然后给太后穿上偏衫和睡衣。上身洗好了再洗下身。太后认为上身是天,下身是地,地永远不能盖过天,所以洗下身时要重新换一套用具,洗法和洗上身差不多。

慈禧太后每洗一次澡要用去100条毛巾,因为毛巾从水里捞出来后,她就不允许再放回到水里,故用一次就要扔掉。以至她每洗完一次澡后,澡盆里的水都是干干净净的,看不见半点污垢。

老太监揭秘给太后洗澡全过程

由于要上早朝,慈禧太后每天凌晨4时到5时就要起床,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手。这时,宫女用银盆盛满热水,先把毛巾用热水浸透,捞出后由宫女将太后的双手包起来,再将太后被包的双手放到热水里浸泡,水冷了时再换热的,大约要换两三盆水方可。接着是洗脸,或者说是热敷,用热毛巾长时间地在两颊和额头上热敷,据说这样可以把抬头纹熨开来,并能减少两颊的皱纹。

此后她便坐到梳妆台前,由侍寝的宫女帮她在两鬓之间敷上点粉,在两颊抹胭脂,接着便传专人给太后梳头。

这位专门给太后梳头的人,人们只知他姓刘,是个老太监,一直都是他伺候太后梳头,宫里的人都称他为“梳头刘”。后来梳头刘人老了,于是便由李莲英接替给太后梳头。不过,据清末太监信修明的回忆,慈禧太后40岁之后,头发就已脱落很多,仅存鬓边和后脑的短发,俨然一位秃老太太。修饰时全靠用技巧去遮掩,即头顶心用一束假青发,以红胶粘住,两边再贴上发片,大两板头,这是一种满式的宫妆。

。因为头上粘了假发,所以太后平时行动都小心翼翼,生怕假发会突然脱落下来。太后平时最忌讳掉头发,大有视头发如命的程度,所以李莲英每次给她梳头时,显得格外小心,生怕梳掉一根头发。万一真有头发掉了下来,也得悄悄把掉下来的头发用手拈住,迅速收起来,绝对不能让太后本人知道。梳完了头之后,太后重新开始描眉画鬓,敷粉擦红。

她坐在镜子面前对着自己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地反复照着,横挑鼻子竖挑眼,仔仔细细地挑毛病,直到完全满意为止。最后还要看看脚上穿的袜袜正不正,两只脚站平来左比右比,因为她的袜子是绫做的,中间有一条线,穿上后线缝要正对着鞋口才行。所有这一切,都要让她认为满意了,才可以由李莲英搀扶着走出寝宫,准备上早朝。

还有值得一提的是,慈禧太后满手均留有约二寸长的指甲,每天晚上必须进行泡洗修剪。修剪之前要用圆圆的比茶盏大一点的玉碗盛上热水,挨次把指甲泡软,把弯指甲校正理直,对不端正的地方除了要用小锉锉平整,用小刷子把指甲里里外外刷一遍外,还要用翎子管吸上指甲油,对其均匀地涂抹,最后再给指甲戴上用黄绫子做的指甲套。

对此,太后备有一个专门放置修指甲工具的盒子,而所有修指甲工具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太后对每次修指甲时剪下来的指甲,都很细心地保存在一个专门的盒子里,心情特别好的时候,会端出来打开欣赏,显得分外珍惜。可是好景不长,在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,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出逃西安的前夕,将满手的指甲全部剪掉了。

有一个晚上,突然有一位女官来知照我说:“今晚太后又要洗澡了,——后来我方始知道太后不但决非常年不洗澡的人,而且是每隔几天必须要洗一次澡的,正和伊每天晚上必须涂鸡子清和耐冬花露的一件事相同,都是不会变更的刻板文章。——今天是正轮到我值班,所以我必须赶快上去服侍。最先是由两个太监抬进了一只很大的木盆来,可是这木盆并非我们寻常所能见到的那种木盆,它的内部虽是木质,外面却包着一重很厚的银皮,所以永远是很光明灿烂的。盆内已有大半盆热水盛着。除这木盆之外,那些太监还捧来了许多洁白的毛巾。其时太后已安坐在一张矮几上了,这张矮几的靠背还可随时取下或装上,以便那宫女给伊擦洗背部。

老太监揭秘给太后洗澡全过程

只就太后洗澡时所用的毛巾来讲,已可见其奢侈性的一般了!那些毛巾的四周都用杏黄色的丝线扣着,成为一圈很齐整的外边。中间更用同色的丝线扎绣成一条级精致的团龙;鲜明的黄色,凑着雪也似的白底,真是多么的动人啊!我想就把这几条浴巾送上哪一处的博览会去陈列,已不失为一种很精美的工艺品了!

当太后在那矮几上坐定的时候,这四个宫女已在很忙碌地准备着了,于是太后便自动的把上身的衣服解下,裸了伊的上体。我虽然没有意思一定要赏鉴伊的玉体,但既已在我面前展露了开来,我自亦不免要看一看的,这一看倒使我非常的诧异起来了。因为太后的年龄我是早就知道的了,依我想来,象这样一位老太太的身上,自必没有什么肉彩可看了,所能见到的定然只有一重干瘪的枯皮。哪知道太后的身上绝对不是如此!伊的身段原是非常美妙的,也不太肥,也不太瘦,肉色又出奇的鲜嫩,白得毫无半丝疤瘢,看去又是十分的柔滑。象这样的一个躯体,寻常只有一般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才能有此;

不料此刻我却在一位老太太身上看到,真不可谓非奇迹了!那时候我不禁就暗暗的想着,如其太后的面部更能化装得年轻一些,再凑上伊这样白嫩细致的躯体,伊便可稳稳的被选为宫中最美丽的女性了。

太后的上体既已完全显露了,那四个宫女——所有的太监已早在那银浴盆抬入之后,全部退出去了——便得开始工作了;各人先分四面站开,一个站在太后的胸前,一个在背后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。这里所说的站,当然不是直挺挺的站立,因为太后自己已坐了下去,伊们又怎能站着给伊擦洗呢?所以伊们实在不是站,而是蹲;我却是真正的站着,相隔四五步路站着,心上真象快要看到什么新奇的西洋镜似的兴奋。

这样经过三次的擦抹,太后的上身当然已是很洁净的了,但事情还不止如此简单咧!那四名宫女一放下了最后一次的毛巾,便忙着取过一缸已温热的耐冬花露来,——便是太后每晚涂在脸上的东西——用四团纯白的丝绵,饱蘸了花露,不惜工本地往太后身上涂去;待各处全涂遍了,再另外拿四条干净的毛巾来,给伊轻轻的拍干。

这真上多么费事的玩意儿啊!擦洗的工夫做到这一步,自然是至矣尽矣了;第二步便是给太后去取过了一套洁净的睡衣睡裤来,先将睡衣替伊穿好,这样便可使伊的上身不致受寒了。接着便由太后自己把衬裤卸下,一直裸到脚尖,下半个身子便全部显露了;于是另有四个专任粗工作的宫女,得到了里面的四个宫女的暗号抬进了另外一只浴盆来,这盆也是木质而包着银皮的。

这几只浴盆的外表虽然是相同的,可是底下都有暗号做着,藉以分别它们的用处,万万不能弄错。(如其不小心而弄错了,太后是决不肯善休的。)——满盛着温水,一直抬到太后的足旁才放下。太后便把双足一起浸入盆中去,让四个宫女照着先前的方法,给伊擦肥皂,换毛巾,一直到涂抹那耐冬花露。

我冷眼从旁看去,不久就发现那四个宫女的手术确是异常的娴熟而敏捷,伊们知道用多少的气力才可以把那些浸透水的毛巾绞到将干,用多少的肥皂擦在那毛巾上方始适宜,还有用怎样轻重的手法,才能给太后擦净污垢而不使其觉得痛楚,以致于怎样拍法,才容易将那花露拍干;这种种显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能所熟习的,那么伊们当初所费的一番学习的功夫,不用说是很久的了!我想假使把伊们当做一种具有专门性的艺工看待,也不能算是怎样过分的抬举。

© http://yscp.yrwja.com  莲藕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